说点什么

   特定的环境,特定的事,特定的人,以及多样多彩的元素、亮丽夺目的情节,编织了这部非凡的电影,确实令人震撼,感悟颇多。联想到自己的网名,风雨中的枫叶,哪怕凋零了也不改变颜色,该飞扬时且飞扬。
   想聊的话题很多,尤其是失明的“教父”亦正亦邪,飙起车来不怕车毁人亡,更不怕危及他人;跳起舞来更是神采飞扬,对人生充满渴望......看到很多朋友讨论有关“告密”的话题,很感兴趣,聊上一二,仅供探讨。
   不想单纯讨论告密的对与错,因为大家已经讨论很多了,而且从古代“首告”、“连坐”的历史到文革的人人自危,几千年的积淀摆在面前,每个人的选择都有每个人的理由,而且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其中既有价值观和道德感的问题,又有事情本身的性质和程度的问题。所以,只想探求一下如果碰到类似的事,应该怎么办。因为,现实很难像编剧想象的那么好,“天上掉下来个林妹妹”,会平地冒出来个中校,通过一番慷慨陈词就使自己化险为夷?哪怕真有其事,编剧现身即兴陈词,他会像编写的那样说得那么振聋发聩吗?所以说,遇事还要靠自己。该告密时且“告密”,要把握好时机和火候,先礼后兵,在尊重帮助他人、坚守道德底线的同时,也要寻求办法保护好自己,爱惜自己的命运。我觉得,告密的前提是要有人性。
   做为学校、做为舍监、做为老师,首先应该检点自己的行为,为学生广开言路,发生这种事后应该让学生发起讨论,端正校风,引以为戒,敦促恶作剧者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尽快自首以求宽大处理,而不应该关起门来标榜、意淫什么学校精神,为了排解自己遭到污损后难以启齿的愤懑,只把重点放在了告密上,甚至对目击者威逼利诱。
   做为恶作剧的始作俑者,一边溜须拍马唱赞歌,一边又羡慕嫉妒恨,不通过正常渠道排解对舍监配备豪车的不满,以为自己是正义的化身,事后又不能好汉做事好汉当,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现在很多地方都有监视器了,解放了目击者。
   就是这两方面的人和事,把年轻的第二男主人公推到了左右为难、如履薄冰的境地。已经不是上不上哈佛的问题,而是被不被扫地出门的问题,也不单单是“我改变不了世界,可是世界也别想来改变我。”的问题。如果没有中校,他肯定会被处分甚至开除,你说世界改没改变他?你也许会说生存状态变了,他的心却没有变。我不相信。也许他不会因此愤恨而自暴自弃,但心里不会委屈、不平、无奈?不会在心灵上刻下一个难以抚平的烙印和伤痕?对他以后的做为没有任何影响?除非他是一个失去感知的人!那么,怎么办?!我想说:结论不要下得太早,世界是可以改变的。哪个伟人早年会算出自己将来成为伟人?别想一口吃个胖子,从小事到大事,积沙成塔,集腋成裘,有量变总会有质变的,只要我们敢于思考,敢于尝试,敢于努力,敢于坚持。
   第一步:事情发生了,自己是一个倒霉的目击者,而且被疑似“目击者”的人“告密”为目击者。要抓住先机,及时应对,不能被动等待严重后果的发生,不能干等着让别人安排自己的命运。跟另一个目击者沟通来沟通去也没有结果,反而越来越懵,使自己发展成事件的主人公和焦点。而应该首先抓住事件的主要矛盾——三个恶作剧者,先联合另一个目击者和他们摊牌,把他们推上前台,他们才最应该为此事负责,不能纵容他们的捣蛋和不负责任的行为(他们又不是黑社会,发生这种事还敢把你当成污点证人灭口?):“学校让我们举报你们,否则开除我们。可我们没那么做,够哥们吧!朋友也好,同学也罢,你们不能为了自保而毁了我们,够哥们的话你们就自首吧,态度好点儿,争取个宽大处理,皆大欢喜。否则真是爱莫能助了,我们会如何如何......”这么要求不过分吧?如果可以,给他们设个自首期限。也可事先和学校沟通一下,明确自首怎么轻处理,不自首怎么重处理,做为摊牌的砝码。如果不行——
   第二步:这不是什么小孩子过家家闯点小祸的问题而不告诉家长,这已经是关系到自己前途命运的严重问题了,到这个地步还不告诉家长是不是太天真了?既然自己很难解决,就应该求助于双方最亲近的人——父母。请自己的父母(估计他的继父也不会出面)或自己找他们的父母、监护人谈,让他们为自己的教育后果负责,谈的内容大致同上。我想到这一步事情应该有比较满意的解决。如果还不行——
   第三步:是一步险棋,可视情况决定是否施行,注意分寸,看看校方有什么反应。与舍监据理力争,但容易形成更大对立,扩大后果。“学校应该把主攻方向放在当事者,凭什么处分我、开除我,那一条校规、法律规定了?我有权保持沉默!”(别以为我没钱没背景就好欺负,别以为开除我之后就完事儿了。请记住!我还活着。哈哈,急眼了。也许另一个校园枪击事件马上就要发生了。如果这样,是最不应该发生的、几方面皆输的最不理智、最悲惨结局。美国发生的很多校园枪击案也许会有类似原因。)
   同第三步:既然学校安排了全体师生论辩的场合,那就在现场阐明自己的境况,再一次请求当事人勇敢地站出来承担责任,否则,你不仁我也不义,那就把以上过程说出来,大胆地把他们揪出来。我已经仁至义尽了,没有思想包袱了,没有什么可怕的了,已经做好了在此基础上承担一切后果的思想准备。你们又能怎么样,你们又敢怎么样?此时,把他们举报出来是你明智的、理性的唯一选择!
   这就叫:没事不惹事,有事不怕事!
    
   这么做,能算告密吗?合适吗?欢迎批评指正,谢绝无理谩骂。     

我们可以发现,影片没有上面所说的特殊的矛盾关系,情节就不会得到合理的展开。所以仅仅通过这部影片的特殊情节,从而得出它是在宣扬不应该出卖朋友这样的价值取向是一种可笑的想法。显然,电影的导演编剧绝不会刻意去宣扬这种东西。影片的重心还是应该放在退休的对生活充满绝望而寻求自杀的上校身上。而最后一段上校作为一个长辈或者说是个查理相处过几天到朋友,来到生活会现场为查理发声撑腰,更应该是对于上校这个形象更饱满更丰富的性格的刻画。最后我想呼应一下文章开头,上校最后的演说,不仅是用非常激烈的言语从价值观上抬高了查理,而贬低乔治和三个恶作剧的同学,更是对于学校生活会或者是舍监个人虽为人师表却利用权力干一些违背天理欺负弱势的行为的严厉批评。作为学校校友会的成员的儿子乔治可以躲进他父亲的庇护伞,而来自草根家庭查理却因为坚持自己的原则而要被学校开除,上校看到这一切地发生他没有沉默,而选择和查理站在一起,为他反抗,我想这才是上校人格魅力的闪光点。

上校最后一段的演说,可以说已经表明了这部影片的价值判断。首先,三个恶作剧的孩子不敢于主动承担责任,而导致两个无辜的同学被逼到道德取舍的两难境地,所以上校骂了这三个同学,这和中国传统价值观敢作敢当还是一致的。之后上校为查理辩护,并没有直接判断查理选择不揭发检举的行为到底是不是正确的,而是从面对利益诱惑的情况下,能否坚持自己的原则。查理他做到了,他没有因为校方答应给他保送哈佛而选择揭发同学,从头至尾没有背叛自己的原则。是的,影片的精妙之处就在于它没有直接给出告密,背叛朋友就是错的这种道德标准,而背叛原则才是真正的道德缺失。 我看到有很多人都说到了,影片一开始就把舍监刻画成一个谄媚刻薄的形象,从而使得恶作剧来的不那么突兀,两位学生选择不揭发也看起来那么合理。假如舍监一开始就像一个典型的中国校领导一样和蔼可亲,假如三个恶作剧的孩子不仅仅是把白色液体装进气球泼到舍监的小汽车上而是把汽车砸了或者偷了,观影者是否还能心安理得地为我们的主角选择不出卖朋友而辩护。影片在情节适度的把握上可以说是十分精妙的,这不只是体现在恶作剧上,更体现在在舍监利用保送哈佛为条件要求查理作证上。如果一开始校方的态度是希望这两位目击者能勇敢的说出真相,而绝不会用一些低劣的手段例如用保送哈佛来威逼利诱,同时更鼓励恶作剧的三位学生敢于站出来主动承担责任,那么故事就推行不下去了,而查理心中所谓的原则,不能因为自己的前途而出卖朋友,也没有了支撑点。

本文由澳门唯一金莎娱乐发布于电影频道,转载请注明出处:说点什么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