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景观看这部电影的点点滴滴。

I wish I could stay
我真的很感动,这不电影让我有一种不一样的感受,说实话,我很久没有写影评了。最近我也看了许多不错、不俗的电影,但是这一部给我的震撼真的很大。也许是表现手法的独特,像一个病毒一样,轻而易举地穿透我那日渐麻木、世俗、将死的心灵,给我看似平静的内心的震动,开始并没有那么强烈,但随后就好似水池中震起的一段涟漪在共振作用下日渐强烈。
我们总是做出错误的选择,当然这无法避免,但是影片中的主人公的一次次尝试的行为,试图阻止自己所犯下的愚蠢的错误的努力,每失败一次,都是对我自己良心的拷问:我做过什么?做过多少?有多努力去挽留那些错误,尤其是在我充分意识到的今天、现在,我还有勇气去阻止这一切吗?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这一部影片,是带有科幻色彩的爱情影片,同样是一部充满哲学意味的剧情片。说它是爱情片,是因为它是以爱情,婚姻,家庭为主要内容的故事片。说它是科幻片,是因为它是以“修改记忆”这一尚未揭示的科学原理为基本依据,加以想象,在营造的幻想虚拟世界中展现某一戏剧事件的影片。
大范围的类型电影的分析相信有相当多的范文了,这里我主要就影片中的各种爱情类型,科幻技术在本片带来的哲学思考和细节方面的问题分析影片,在查理.考夫曼编写的极富想象力的剧本和米揭尔.甘德瑞巧妙的蒙太奇中留意影片带给我们的容易被忽视的信息。

如果Heidegger是对的,这一切都是此在的存在形式,我们的特点就是不可避免地与自己的存在发生交涉,在我们各种可能的生存中,如若意识到次在对存在的能动性,我们必然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改造我们的生活。
可是我们又怎能知道这个“自己”是自己的真我的代表呢?陷入这样无限的悖论之中,依靠理智似乎我无法得到拯救了。就像影片中的男主人公,他借助一切手段试图让自己在天亮之前保存自己对clem的记忆,但是无论怎样的努力都一一被那个医生破解,他无法用理智击败那个凌驾于自身之上的理智——非理智的干预性理智(我不知道我怎样说清楚这个意思,也许看了电影就比较好理解吧)。
无论如何,只能求救于理智之外了,主人公们也意识到了。这是对他们的爱情最大的考验,也是有史以来,人类情感接受的最大的挑战,来自人类自身理智的挑战。我想说,这真悲哀,从这种无以言说的悲哀中,由其产生的震动也达到了空前的强度。至今我都为那几句对白感动:
Clem: Try to remember me.
Clem: What do we do?
Joel: Enjoy it.

影片中的愛情元素

Can we just learn something from this moive……

不管从哪一方面分析,这部影片都可以算是一步爱情片。在影片中出现的每一个人,可能都有爱情的元素在其中。这么多种类的爱情加起来,使这部影片中讲述的爱情十分的丰满和生活化。

Joel Barish & Clementine Kruzynski
Joel是一个怯懦,敏感,平庸的三点一线生活的普通男人,Clem热情,与众不同,善变。他们两个性格迥异,可是人们往往会被跟自己特质不同的人吸引。可是两个性格迥异的人在一起生活,注定会产生无数摩擦和分歧。像世界上大部分的爱情,人与人总会相爱,相爱导致长期的相处,长期的相处导致相互了解,相互了解导致优点的最小化和缺点的最大化,然后导致一方或双方对彼此的厌烦,最后分手或者采取消极的冷淡态度。但是在双方在分开会,很多过往都变得很美好。然后懂得珍惜。
他们最后一段话很可以表现这种状态:
Clementine:I’m not a concept, just a fucked-up girl looking for peace of mind. I’m not perfect.
Joel:I can’t see anything that I don’t like about you right now.
Clementine:But you will. You know. You will think of things. I’ll get bored of you and feel trapped, because that’s what happens with me.
Joel:Okay.
Clementine:(停顿了一会)Okay.
Clem哭,然后却破涕而笑。
    人们始终对爱情存有美好的期望,总会相信下一个是“对的人”,这几乎是所有爱情的范式。

Howard Mierzwiak & Mary Svevo
如果说这部片子有“伦理”成分的话,应该就体现在这一对的身上了。Mary和Howard在Joel的屋子内有一段对话,Mary给Howard念了一首影片中称为“出自亚历山大宗教”的诗句"How happy is the blameless vestal's lot ,The world forgetting, by the world forgot,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Each prayer accepted and each wish resigned。"算是点题了,我一直觉得,编剧是有意让Mary来点题的,因为这一对的戏剧性甚至比主角更强烈。而这首长诗所讲述的故事也别有所指。Alexander Pope的这首诗描述的是十二世纪法国神学家阿伯拉和他的学生相思而不得相恋的故事。Mary说“觉得这句比较合适”,是的,不仅合适影片中的故事,也符合了对于修改记忆这项技术的讽刺,更体现了人的感情的不可逆性,实在非常微妙。
Mary对Howard的感情糅杂着对他的崇敬,很多细节都可以体现。像Mary很爱说警句,她对Stan说“相信有一天,Howard的话也会被记载在那上面。”以及她希望在他面前保持清醒,聪明的样子。其实像这一类的感情,在现实社会中也是常见的。而当Howard的夫人对她说“你受骗了,你成功过”,才把编剧对待影片中这项技术的态度体现的淋漓尽致。

Patrick & Clementine Kruzynski
Patrick在跟Clem的这段“感情”中,请注意,我把感情打了引号,应该说他们的感情根本算不上爱情。Patrick太年轻,可以说还不知道怎么去谈恋爱,所以对于Clem,他是带有“征服欲”的,有一个细节,他称Clem为“老女人”,他对Clem的喜欢,更多的希望体现他的力量。Clem是一个他无法驾驭的女人,所以他一直在学习Joel的方式对待她,希望能得到她的心。到最后,他对于Clem更多的是依赖,不希望她离开他而去。所以总得来说,Patrick对待爱情上,还是一个孩子,太过幼稚,也太过没有自己的独立性。
当然,像Patrick这样的人在现实生活中更是一抓一大把,尤其在学生群中,体现的更加明显。

Stan Fink & Mary Svevo
我一直认为Stan是一个比Joel更为内向的人,他代表了大多数“喜欢但是说不出口”的人,他也一直在等待,等待对方可以发现自己的好从而爱上自己。影片中的很多细节都可以体现,比如他总会刻意出现在Mary面前,他在Howard来之后默默离开,前者是他希望更多的引起Mary的注意,后者是希望自己的做法不会引起她的讨厌,所以不管如何来看,在爱情双方中,Stan都是比较被动的一方。最后他拿着她的包去找她,终于对她表白,却在一个相当不合适的时间,这简直是重现了非常多出现在现实生活中爱情剧目的桥段。

Howard Mierzwiak & Hollis
我觉得编剧的巧妙,是在整个不超出四天的事件中,影射了非常多人物的爱情路线,而最巧妙的,我觉得就是这一对夫妻。
Hollis的出场不过五分钟的时间,台词不出五句话,却把这对夫妻曾经的裂痕,解释,承诺,和解等等过去交待清楚。
现实社会中有太多这样的夫妻,他们活生生的发生在我们的周围,

Rob Eakin & Carrie
这对夫妇影片中的描述不是很多,但是生活状态还是很鲜明的。有两个细节,一个是他们因为Joel的事情吵架,一个是在去Montauk游玩的时候,Carrie要帮Rob搬遥控飞机,Rob把它当宝贝,不要Carrie搬。由此也可以见他们的生活,Rob有自己的原则,有自己一直坚持的东西,也许正是这些当初才吸引了Carrie,但最后却变成了Carrie必须忍受的东西,这在现实中也是非常常见的,我们也可以看到,大多数的时间是Carrie妥协,他们的生活我想肯定是我们所熟悉的大部分夫妻的生活。

Joel Barish & Naomi
在影片中Naomi没有出现过,但是通过Joel的话语和他的状态我们可以了解到他们的生活模式,两个字,将就。Joel说:“也许我该回去找Naomi,She is nice,nice is good。”这种状态很像现在的许多同居男女,他们一直很犹豫,对于自己的感情,对于自己的生活,都是能过一天是一天的态度。

另外,其实Joel和Clem在餐厅吃饭那一段,被Joel称为“The dinning dead”的那对夫妻,也是大多数夫妻生活的状态。对于生活的消极冷淡状态,一如死水。

本文由澳门唯一金莎娱乐发布于电影频道,转载请注明出处:全景观看这部电影的点点滴滴。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