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唯一金莎娱乐】导演黄渤的自我觉醒

本文不评论有关任何剧情、视听、摄像、表演方面的相关问题,只讨论导演本身,想看解读、评价的可以去看已有的热门影评,都比本文专业且全面。

前日,黄渤带着片中主演舒淇、张艺兴、王迅亮相广州与观众交流。在与观众见面之前,黄渤接受了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的独家专访,畅谈影片背后的创作故事。早在8年前,这个故事就已经在黄渤心中建立了雏形:“当时我们觉得这个故事挺有意思,把一群人放在一个岛上会发生什么事?尤其当时还看了《2012》这部电影,我们连电影名字都想好了,就叫《2012后》。”

我很羡慕黄渤,他能把自己想要表达的,所思考的,想要和别人深度交流的东西拍成了电影。同时我又很嫉妒部分演员、明星转型做导演拍的片子,你有了机会有资源能表达自己所想表达的观点,说自己想说的话,有那么多人怀着期待想来电影院与你发生对话,你却只拍出了那么些个玩意,就像是坐着听了一场毫无营养的吹牛逼又或者是成功学讲座,真的是一种变相的浪费社会资源!

然而,真正要把想法落地,其实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本来以为很简单,真正开始往下细摊故事却发现很困难,有各种可能,一群人在荒岛上,这个故事可以发展成《桃花源记》,也可以是《大逃杀》或者《迷失》,当你真正走进去,却发现里面有800扇门可以选,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黄渤表示,自己并不希望这个故事只是单纯地讲“生存挑战”,而是希望有一点戏谑和残酷的味道在里面:“突然就有点迷茫了。” 黄渤坦言,最开始自己也考虑过到底是不是要自己拍?“想过找一些创作型的导演来做,觉得这个故事挺有意思的,但他们自己的故事都排着队呢。”

25.9%票房占比,1.15亿票房

黄渤为新片到广州与观众交流

你看,但凡是有了一定的阅历,就会开始思考自己所肩负的东西,从而有了一定的使命感,脑袋里思考的问题死死地掐住你的喉咙,你拼了命地,想要大声呼喊。这样的表达欲望,真的是能让人亢奋到不行,不吐不快的存在。作为黄渤这个年纪的演员,在演艺界浮浮沉沉这么些年,早就已经不是《疯狂的石头》里面那个小毛贼了,而更多的是,生而为人的一些拷问和辩论。

作为一个尚无多少导演经验的新导演,不少演员的首部转型之作都会从自己最擅长的领域入手,这样做会更保险,也更符合市场规律。因此,多数跨界电影都与导演本人的气质颇为相似。例如,好爸爸黄磊的首部电影导演之作《麻烦家族》选择了家庭题材;徐峥、王宝强做了更符合观众想象的喜剧;文艺范十足的刘若英拍了一部文艺爱情电影;武行出身的吴京首选动作片。

电影作为一门现代艺术,其存在的价值就是作为一种视听媒介,是一种语言,通过这个媒介实现了导演与观众的深度对话。技巧高超的导演,通过电影与你对话是带有碾压式的感觉,你就像个学生,始终低着头聆听。而黄渤,更像是同专业的学长,来给你提一点建议。

商业性和个人表达不是针尖对麦芒

所以,夸的踩的,《一出好戏》到底好不好,起码数据上说明了,还是比较乐观的。相比一些现象级超高票房的电影来说,是还需要努力的类型。总得来说还是符合导演自述:有点儿意思。

黄渤坦言,自己一直没敢尝试做导演,是考虑到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尽管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后来真正做了却依然远比想象中更辛苦:“我本身对导演没有太大的企图心和爱好,要说以后会不会一部部地执导,肯定不会,真的是要碰到自己喜欢的题材才行。”

他和我说了很多,最后说的是:嘿,你看我导的这个第一部电影还可以吧,有问题那是肯定的,你尽管提,不过,也算是还行了吧。

在他心里,商业性和个人表达不是针尖对麦芒:“《一出好戏》有商业性,有娱乐性,也有文化艺术属性。想看喜剧的有,看情节的有,想看完电影琢磨点东西,这里面也有。我就想通过这部电影看看,这些东西能不能凑一块,不要说观众喜欢吃什么就喂什么,而个人表达就一定很小众。”

但让我回想起,作品展映会结束的那天晚上,和认识的几个好友,在宿舍阳台上喝着啤酒,互相埋汰对方的片子,谈论着有的没的话题,直到天边泛起红霞,越来越亮,刺的眼睛生疼。

看片:荒诞喜剧,一出好戏

还没看电影就已经被铺天盖地的宣传给搞得微剧透了,导演黄渤在电影上映期全中国跑路演,事实证明很有效。评价一部电影的好坏本来就是很个人化的东西,如果非要区分,那票房(不确定真不真实)则是最有效的一种标准。

题材更丰富,表达更自由

作为一部“作者电影”,《一出好戏》已经做地很好了,我想导演自己应该也比较满意了。

但这其中的作品质量参差不齐,市场反响也大有不同,但总体来说,近年来跨界导演的作品质量有所上升,票房成绩也十分亮眼。比如吴京的《战狼2》点燃观众的爱国热情,由此引发观影热潮,创下近57亿元的票房奇迹,至今仍占据国产电影票房总榜首位;陈思诚一连两部《唐人街探案》被赞“好看又有脑”,上一部更创下33.9亿元票房;刘若英执导的《后来的我们》则成功击中年轻观众的情感共鸣,不仅触动了观众的欢笑和泪水,也成功将票房推至高位。

42.6%票房占比,7.13亿票房

从一个拥有广泛观众缘的演员转型成导演,其实是一场巨大的冒险。说到转型动力,黄渤坦承:“从青年演员成长到中生代演员,这个行业已经给你够多了——美誉度、观众的喜爱、酬劳,你算中流砥柱,这个行业需要你扛起来了,如果你还只是做一些顺水推舟、捡便宜的事,真的不太好,我有责任去为行业做哪怕一点点的努力。”

我可以拍成一个纯喜剧片,就是咱们说的爆笑喜剧,对我来说比较轻松一点。但是我觉得这样的故事,我去演就好了,没有必要自己去导。

这部片子我希望大家看了会笑,但是笑得没有那么简单。不是纯解压,是深度理疗。

也没有到深奥的层次。我自己本身文化水平就不高,哪能深奥得起来呢?其实也就是一些有限的尝试跟探讨。

我认为一个电影除了文艺属性之外,一定有它的娱乐属性。你可以有表达,但并不一定每部片子都要皱着眉头说话。

我对这部电影没有过高的期待,希望大家看完了觉得有点儿意思就够了。

“有责任为行业做哪怕一点点的努力”

然而我想说,我看完了这部电影内心很激动。

黄渤:如果只做保险的事太亏了

自述 黄渤 编辑 石鸣

演员跨界导演,作品质量有所上升

《一出好戏》不像市场上很完善的商业电影,在边边角角都处理地很圆润平滑。它只是个初学者的作业,是篇模仿了《满分作文100篇》写出来的学生作品,有灵光一现也有生搬硬套。缺点让老师们一个个点评可以讲到你挖个地洞钻进去。当然,面对这些建议,你只有红着脸听着,点头同意。你问我糙不糙,那肯定糙啊,但拍的精不精彩和态度端不端正是两码事,认真努力过并不能决定结果如何。

说到黄渤导演电影,多数人第一反应是喜剧。凭借其天生的幽默感和多年来在喜剧领域的耕耘,黄渤做喜剧,更符合多数人的期待。然而,在首部导演处女作《一出好戏》里,黄渤却选择走出自己的舒适区。

本文由澳门唯一金莎娱乐发布于电影频道,转载请注明出处:【澳门唯一金莎娱乐】导演黄渤的自我觉醒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